美众院司法委表决通过传唤完好“通俄门”陈述

中新网4月4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导,众议院司法委员会3日投票抉择,将授权委员会主席向司法部发出传票,要求完好版穆勒“通俄门”陈述,以及所有导致结论的证据资料。

美国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表明,他不会当即发出传票。但此举加大了对司法部长巴尔的压力,他此前表明将于4月中旬公布删省版的穆勒陈述。

纳德勒3日表明:“我会给他时间改变主意。但假如我们无法达到一致,那么我们别无选择,只能发出传票要求这些资料。”

与此同时,民主党占大都的司法部委员会还同意了对五名前白宫助手的传票,民主党人称,这些助手与特朗普政府涉嫌阻碍司法、滥用职权和糜烂的调查有关。包括前白宫律师麦克加恩、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、前白宫通讯主管希克斯、前白宫幕僚长普利布斯和麦克加恩的前幕僚长唐纳德森。

3日早些时分,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表明:“我认为鲍勃·穆勒在国会面前作证不可防止。”他指出多个国会小组都对此很感爱好,包括司法委员会、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等。

希夫补充说,“按既定政策,情报界、FBI都应向我们介绍任何重大反特务情报活动的状况。”

巴尔在上周致国会的信中称,需要对文件中大陪审团信息,以及可能对正在进行的调查发生晦气影响的信息进行修改。与此同时,还将修正任何可能“泄露情报收集来历和方法”的信息,以及任何“过度侵略第三方个人隐私和声誉利益的信息”。

因为终究一类信息规模过广,众议院民主党人一再强调,删省后的陈述或没有相关证据文件都会被视为可疑。在3日的听证会上,纳德勒称,共和党人在上届国会期间为发传票树立了先例,此外,他们在前总统克林顿和尼克松调查期间,支撑了民主党人要求文件和信息的举动。

纳德勒称:“该部门试图向本委员会隐瞒信息是过错的。国会有权取得所有证据。这不只仅是我的定见,也是法令问题。”

但实践上,传票其实不能确保国会能取得想要的东西。报导称,巴尔可以采纳延迟战术,或完全违抗他们的请求,众院则有两种选择来强制执行传票,启动藐视国会程序或上庭诉讼,两者都需要适当长的时间。

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认为,民主党人此举没有坚实的法令基础,并且扭曲了以前的态度,是出于其时的政治意图。司法委员会最高共和党人科林斯表明,虽然他能体会纳德勒对穆勒调查的爱好,但委员会此举是在要求司法部长违背法令。

此前,巴尔对穆勒陈述的4页总结中称,调查的“主要结论”发现,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没有与俄罗斯共谋破坏2016年大选,而穆勒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特朗普阻碍司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