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连民族学院原副院长:永矢不忘日军旅顺大残杀

大连民族学院原副院长:永矢不忘日军旅顺大残杀

  旅顺大残杀 的罪魁祸首:日军第二军司令官大山岩(左)和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。(资料图片)

大连民族学院原副院长:永矢不忘日军旅顺大残杀

  1894年11月24日,日军随军摄影师在旅顺北郊拍摄的日军埋尸情形。(资料图片)

    据参考音讯 7月9日报导 1894年中日甲午战役 中发生的日军旅顺大残杀 已过两个甲子,至今天 本仍有一些人否认这一事实。对日军旅顺大残杀 的前史 进行再考察,对知道 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,认清残杀 者的粗野 残暴赋性 ,激发中华儿女不忘国殇,努力完成 强国强军梦,让前史 悲惨剧 不再重演,具有极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  残杀 暴行罄竹难书

  1894年11月21日清晨开始,日军独眼将军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按第二军司令官大山岩大将安置 ,指挥所部全面攻击旅顺北侧要塞。日军困难 进入旅顺后,开始了对中国人惨绝人寰的残杀 。日本特务 向野坚一的日记称,早在11月19日,日军进犯到距旅顺口25公里的许家窑时,日本军官就命令士兵“见敌兵一人不留”。山地命令残杀 时还特意吩咐 “今后不许容易 对外泄露”。向野坚一后来走漏 :“在旅顺,山地将军说‘抓住非战斗员也要杀掉’。”

  有了尚方宝剑,日军士兵攻入旅顺口后,开始明火执仗 地进行残杀 。日军从旅顺口东端的上沟杀到西端的太阳沟,挨门逐户搜查,不分男女老幼,见人就杀。城里的人杀光后,又搜山杀人。

  在日军对旅顺人民接连 很多天 的大残杀 中,约有2万人死于日军刀枪之下。残杀 手法 十分 残忍,男人被枪杀、刀劈、火烧、水淹,女人则被强奸、凌辱之后杀死,儿童、白叟 和俘虏也不能幸免。对此,侵入旅顺的日军和随军通讯特派员多有记载。

  《大阪每日新闻》随军特派员相岛勘次郎在《参军 记》中报导 :进入旅顺市内杀人“不计其数,尸身 堆积如山。有的俯伏在壕沟里还在太息,有的则横尸街头;有的被刺刀刺死在藏身的房内;有的则手握刀剑依石阶倒下;有的半个身子悬在石阶上;有的则仰天倒下死不瞑目;有的半倚着箱柜;有的则倒卧在门槛上;有的死在后院;有的被刀劈于门前。多么凄惨 的一幅全景立体画!”

  以铁严生为笔名的日本特派员写的《征行录》中记载:“死尸狼藉满街巷,但见敌人(指布衣 )或五六人或十余人头挨着头倒毙成一排,若从旁通过 则腥气扑鼻……吾未闻阿修罗之城,然则,如此凄惨之情状非想象所及。”

  日军第一师团野战炮兵第一联队辎重兵小野六藏在1894年11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:“看到每家多者十多名、少则二三名‘敌尸’,有青丝 老爷,还有婴儿一同 被打死,青丝 老婆婆和媳妇手拉手横躺在地,其惨况不可名状。”

  被抓去埋葬 尸身 而幸免于难的鲍绍武亲眼目睹了同胞被残杀 的惨状:“我们在收尸时,亲眼看到了同胞们被害的惨状。在上沟一家店肆 里,被鬼子刺死的账房先生还伏在账桌前。更惨的是有一家炕上躺着一位母亲和四五个孩子的尸身 ,大的八九岁,小的才几个月,还在母亲怀中吃奶就被鬼子捅死了。许多人都死在自己家门口,他们都是在开门时被鬼子杀死的。死者大大都 是老年人和妇女儿童。”

  另外一 幸存者苏万君说:“日本兵把抓到的许多人用绳子背手绑着,十几个人连成一串,拉到水泡子边上,用刀砍一个往水里推一个。不一会儿又牵来一群人,只见刀一闪一闪,一群人就没有了。”

  日军灭绝人道 的粗野 残杀 ,把旅顺口变成了一座空城,死城,血城。

相关阅读